This Category : 作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EDIT] [TOP]

竹取物语

2009.01.24 *Sat

听点:

1.很美的日本安土桃山时代神话故事。神谷先生语速缓慢吐字清晰,音调也相当标准,没有任何口音,很适合当学习日语的录音材料来着,囧。

2.措辞雅致上品,敬语表现较多。在流行的drama里比较少见。
3.非常难得的,神谷先生用儿童向的语调讲故事。感觉很治愈TuT。

4.3D音效处古风配乐效果很好,神谷版天皇太风流倜傥了,扶额

http://www.rayfile.com/zh-cn/files/e2b73966-e9f7-11dd-a414-0019d11a795f/

翻译依旧内详。
那什么貌似我翻童话上瘾了,囧。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 : 4  TRACKBACK : 0  [EDIT] [TOP]

绝症的人生不需要治愈

2009.01.22 *Thu

关键词:3D音效,童心,猫咪老师穿越。

http://www.rayfile.com/zh-cn/files/4f407f5e-e823-11dd-9010-0014221b798a/

翻译内详,囧。
以及题外总结神谷最引人犯罪(是你的犯罪吧)的口头禅(你确定?)是:
「ちょうだい。」
扶额。




COMMENT : 6  TRACKBACK : 0  [EDIT] [TOP]

识透夜色,方知夕贵

2008.10.14 *Tue

母上:
启封安好。

6个多月前我办妥休学手续,裹着简单的行李在车上颠簸了两天,终于抵达御坂。
从此便算是正式住下。

这里是乡下。
小地方于是人少声稀,但我却总是多梦早醒。
梦里您总是把手覆在我额上,尔后滑下,盖住我的眼。
“忘掉它。”
您的声音和手始终非常温暖,而这种温暖总叫我不自觉中选择顺从。

于是至今我依然无法记起7岁以前的一切。

这边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我已经习惯。
早晨5点准时在清冷的空气里醒来,汲水洗漱。早饭前先取出南边房间里的蚊香,略开些窗以便散去隔夜厚滞的空气。
为他擦拭眼角的时候,偶尔会失神。
直到被屋内升起的阳光刺了眼才知道时间已经不早。
妈妈,过去我也是这样为他擦脸的吗?

8点到12点,荞麦地。
大祭以来这里的收成堪忧:雨水见少,温度又总是偏低。
夏天听不到蝉声,秋天也没有鸟鸣,就连一开始四处可见的蛇,现在似乎也没了踪迹。

中午一个人吃饭。


2点去溪谷。
崖边的瀑布如碎玉落下般跌入潭里,美轮美奂。
除了头疼,怀念感总是强烈到刺激泪腺的地步。
“透夜,这边。。。”
“忘掉它。”
“把手伸出来。。。” 
“忘掉它。”
“像烟花一样呢。”
“忘掉它。”
“无论名字怎么变,内在都是一样的,透夜。”
呐,妈妈。
为什么那样美丽的东西,都非得忘记不可呢。

4点检查完荞麦地,回到屋里看书,南房。
每天都一样安静。
晚饭通常作两人份。有时三份。
注定不会被食用的那份不是无用功,是固执,遼。


剩下的时间便望着他发呆,直到房间里的光线被夜侵蚀殆尽。
再看不清那张脸。
偶尔会在睡前把头埋入他的颈间,深呼吸。

是童年的味道,妈妈。

周末有时去为左知代夫人扫墓。

尖锐的声音,热情的声音,羞涩的声音。
那些声音从过去延伸到现在,从嘈杂演变成稀疏,从热切蜕化成公式。
传达的始终只有一个意思:
你不能总凭吊过去。


可是妈妈他们不知道,大祭以来只有一个时刻我尚能真正微笑。
那是在梦里,因为跌入池中而全身湿透的夕贵笑着站起,笨拙地抱住我。

“欢迎回家,透夜。”


他说。

夕#36149; 






 

COMMENT : 3  TRACKBACK : 0  [EDIT] [TOP]

All will seem like a distant memory except for you

2008.03.10 *Mon
“除了你一切都会像场遥远的记忆。”
“不是胡说。”
                    ——Brian to Mikey in309

COMMENT : 0  TRACKBACK : 0  [EDIT] [TOP]

三味无端生三弦

2007.11.15 *Thu

辰马&Mat子贺生



除了爱我依然一无所有,辰马先生。


三味无端生三弦
一弦一柱思华年




“其实跟我私奔也没什么不好嘛。”
长篇大论的间隙忽地就冒出这么一句,左手支撑着脑袋右指翻弄着拨子的高杉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不过没有违和感呢,奇妙地。
于是抬眼看对面挠着头发大声啊哈哈的男人。


[明明刚刚还是一脸心不在焉的样子嘛]
猜到男人的想法高杉移开托住下巴的支撑点,低头又笑了笑。
[所以说了交谈的话只要用身体就够了]
再次抬眼发现对面的人正玩味的看着他。于是两个人都笑。



这样是不是很糟糕。


一年里见面次数手指头已经数不过来,还不包括祭典新年生日情人节。天居然还有情人节为什么还有情人节?
还有那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事情。除了SEX两个人会坐在吧台边桌子两面或者是躺着靠着床沿说点没边没际的话题。
一扯就是一整夜。
大多都是现在眼前的那个渣子脑在滔滔不绝旅途中的奇闻异志,他没有兴趣他心不在焉可是他也不讨厌。
说到兴奋的时候他偶尔会审视那男人的脸。他会觉得那闪着光芒的眼睛和那男人爱的星辰一样好看。


忽然就想起远久到记不清的那个时间点,他满脑空白的坐在荒凉狼籍的战场上。指尖沾染血迹控制不住的抖动。不是害怕只是砍杀过度的麻木。然后那个笨蛋坐在他身边一语不发。血色的天际渐渐被染上浅蓝深紫然后倏而转。等到全透的时候他听见那个男人说
“晋助你抬头。”
声音出乎意料的温柔。像是被催眠他抬起了头。壮阔的苍穹下一整片星光灿烂。刹那间不知名的情绪涌上来,胸口左边的位置隐隐作疼让他想把眼眶都湿透。
“即使没有吸引你到想去的地步,星星还是很美。”
“天透的时候,抬头看宇宙。”
他记得当时贴上来的嘴唇和那一瞬间他胸口的温度是一样的。一样是暖的。

只是再暖的季节都会不告而别。





COMMENT : 0  TRACKBACK : 0  [EDIT] [TOP]

■■

プロフィール

hollandjune

Author:hollandjune
我不是银冲,我是all冲。


CP不正:
坂高/土冲/银土冲/坂银
ルキベル/ベルジャン
ZORO X SANJI
Brian X Michael

一瞬今夢中:
小西克幸

最近のコメント

リンク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kings of convenience

カテゴリ

思 (6)
語 (101)
声 (35)
作 (6)
DTT (4)
神谷病 (17)
バトン (7)
自重 (33)



Copyright © Rootless tree All Rights Reserved.
Photo from FOG. Designed by サリイ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